大数据能揪贪腐 也能做有温度的监督


  时间:2019-08-08 16:15 来源: 作者:白山新闻网

  方金云(中)与团队人员在分析研究大数据张哲摄

  

  

  “大数据为白山正风肃纪监督插上了科技的翅膀,监督范围更深更广更精准,可以发现很多人工监督发现不了的点对点问题。”从2018年2月起,白山市纪委监委机关大院里来了一个科学家团队“跨界”办公,与市纪委监委工作团队共同唤醒“沉睡”在全市4100个单位里涉及民政、医保、科技、人防、招投标等十几个领域的25.1亿条数据,打造了“白山正风肃纪大数据监督平台”,拥有日查问题资金8万余笔的惊人“战斗力”。

  “科技是第一生产力,监督也是生产力。”日前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,团队带头人、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方金云这样说,“监督的力量能够让每个人心往一处想,力往一处使,让社会发展摆正方向。”

  纪委监委来了科学家

  把监督抽象成数学模型

  在市纪委监委机关三楼,方金云有一间单独的办公室,屋里陈设简单:一张桌,一台电脑,一块白板。方金云平日说起话来慢条斯理,眼神中透着股钻劲儿,无论在思考还是交谈时,他都会习惯性地随手拿起笔记录下灵感。文字、方框、箭头,办公室里悬挂的那块白板上画着他一次次修改后搭起的框架图。办公桌前的方金云几乎没有闲下来的时候,每一种数据怎么运用,如何调整计算方式,都需要他把关,很是辛苦,可他却乐此不疲。

  “做大数据监督平台,对我来说是一次‘跨界’。”方金云说。

  2001年博士后出站后,方金云一直从事海量空间数据的并行分析等方面研究工作,并在城市应急管理、警用地理信息、数字城市等领域进行过应用研究。“大数据是近几年来随着互联网、移动互联技术的发展,特别是电子商务、微信、微博等应用的发展而产生的一种数据分析技术。过去我们与湖南、江西等地的纪委合作研发了‘互联网+监督’平台,实际上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公示系统。这其实只是大数据监督的一小部分。”方金云介绍。

  “现在我们凭借科研经验累积,并结合白山纪检监察业务实践进行了应用创新。”方金云告诉记者,2017年,白山市纪委常委张中人带队到湖南考察时与他结识,并说起了建设正风肃纪大数据监督平台的想法,双方一拍即合。“合适的时间遇到合适的人,就碰撞出了合作的火花,我们随即就着手落实共同搭建平台的事儿。”方金云说,“白山市纪委监委负责提供场地、案例,中科院计算所提供技术支持。”

  把社会问题抽象成数学模型去求解,这是方金云擅长的,但在纪检业务领域,跨界学习是必须的。“大数据监督依赖‘三家’,政治家、业务专家和科学家,‘三家’合作才能最终落地形成系统,分析出问题,离开哪一方,这事儿都成不了。”方金云说,“以低保发放为例,违规领取的问题可以通过反向查找看出问题,把它抽象成数学模型,就是用低保名单数据与死亡登记、车辆信息等数据求交集,但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科学家要理解低保政策,业务专家也要理解大数据知识,尽量在探讨问题的过程中找到共同语言。”为此,方金云的办公桌上经常摆放着参考书籍。

  25.1亿条数据录入平台精准扫描可疑问题

  从2018年年中开始,市纪委监委便与方金云团队商讨数据收集标准。但与之前的贵州、江西等地重点监督扶贫资金不同,白山则希望实验室全面监管政府资金在建筑工程、市政工程和民生领域的使用。“从钱出发,是最容易发现公职人员工作瑕疵的地方。”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说道。

  方金云团队几经推敲,将所需纳入的各类数据总结为“5+N”,即内部5项,外部N项。内部5项以财务数据为核心,将各单位投资的项目、购买的物资、投资和采购的决策者和决策过程纳入其中,外部N项则是除了政府内部以外各机关对外履职的数据,例如民政局的社保一卡通数据、医保局的支付数据、车管所的车辆所有人名单等。“有了内部5项数据,政府内部权力和资源的流转就清楚了,比如要建一个新项目,谁决定建、怎么建、钱怎么花,通过数据都能一目了然。”方金云介绍,“而外部N项能够体现公权力的行使过程,涉及资源、金钱的流动,自然要在监督范围内。”

  当然,收集纳入数据的过程很费时费力。“为了数据,纪检工作人员一次次到各个政府部门备份,有的单位能够直接通过加密的网络传输,有的是送来光盘,还有的单位提供的是手写数据。”方金云说,“我们技术团队将零散的政务数据录入,汇集成了原生数据池,经过筛选加工后,形成了大数据仓库。”

  截至目前,25.1亿条数据已纳入大数据监督平台,大到千万元资金的工程项目,小到领取低保补贴的个人,都晒在了阳光之下。打开大数据监督平台的分析展示页面,十几个标签中涵盖了社保、医保、民政、招投标等多项政府工作中可能出现疏漏的项目。每点开一个标签,十几个子问题就呈现出来。 “大数据平台精准发现的每一个疑似问题,都令我们技术人员觉得‘不虚此行’,因为每一类问题线索都说明在相关管理制度上存在漏洞,有效地扫描出政策漏洞,进而堵住这些漏洞是大数据监督的目的,也是白山市纪委监委与我们合作搭建平台的初心。”

  走进留置地“取经”做有温度的监督

  有了足够的数据,怎么才能搭建出行之有效的监督模型呢?为此,方金云没少“取经”,除了尽可能多地学习相关政策外,他还在市纪委监委的安排下,走进留置地旁听纪检监察干部与留置人员的谈话,把“圈子里的秘密”反向推导,形成监督模型。

  最让方金云印象深刻的是工程项目招投标,原本对此一窍不通的他,从友人的只言片语中就能感受到“这行水太深”,想要实现精准监督困难重重。“做项目的都有一个‘圈子’,也有微信群,猫腻都是从群聊中产生的,但聊天记录数据我们是拿不到的,只能从其他渠道想办法。”方金云告诉记者,在市纪委监委的安排下,他被允许旁听留置人员访谈,向他们“学习”如何钻漏洞。“某县区留置官员在谈话过程中,就详细地交代了招投标过程中的猫腻,比如招标代理如何串通竞标公司‘围标’‘串标’,评标专家如何分数造假等。”方金云说,“回来后我就利用这些‘内幕’,反向思维建立模型形成算法,可以精准监督堵住漏洞。”

  方金云团队遇到的棘手难题远不止于此,归根结底最大的难题就是没有参照系,从数据采集、汇聚到分析,团队都是在探索中前进的。“建设大数据监督平台是一项高度依赖政策的工作,数据分析的标准是党纪国法,数据分析的基准是专项领域的各类政策,数据的监督对象是党员和六类监察对象,这容不得一丝马虎。”方金云表示,“哪些数据该公开公示,公示到什么程度,纪检干部和我们一直在探索这个标准,并根据国家的政策实时调整,既让老百姓有知情权,对监督有信心,也保证只采集干干净净的政务数据,不触碰个人隐私的红线。”

  对大数据心存敬畏,做有温度的监督,一直以来,方金云始终坚持这样的工作规则。“旁听谈话这么多次,我发现了一个共同点,犯了错的人都对收第一笔钱时的情况记忆犹新,何时何地,数额多少,甚至记得那一瞬间的心理斗争有多艰难。”方金云对此很惋惜,他说,“手一旦伸出去了,想缩回来就难了。反映在大数据中,有了第一个异常数据就一定会有其他异常数据,这符合统计学规律,也符合人性的弱点。党培养一个干部多么不易,如果能通过监督,在第一次发现异常时就警醒他们,对干部也是一种保护。”

  方金云把白山当成了家,除了周末回京与家人小聚外,几乎时时刻刻都在白山市纪委监委的办公室里耕耘着。“实现既定目标,还差得远呢!”方金云只给自己现在的工作打30分,但他仍然信心满满。

  白山日报、吉报融媒记者唐心萌

  以白山为“试验田”打造全国大数据监督标杆

  方金云告诉记者,下一步他和他的团队将继续与白山市纪委监委深度合作,深耕大数据监督平台,争取在一年半内实现政府信息数据监督的全覆盖,并将监督的触角延伸至基层,延伸至国有企业和社会团体,把白山的大数据监督做成全国的标杆,引领国家正风肃纪监督工作未来的导向。此外,他们团队还将以白山为蓝本,借助合作设立的技术实验室,研发监督工作标准规范、核心软件和专利技术。(唐心萌)

 

上一篇:健身广场咋建?沈河区溪林社区:居民说了算!
下一篇:没有了


白山新闻网 ICP备案:鄂icp备14004636号-1